第二书包网 > 其他亚博娱乐官方登录 > 海城罪魇之恶狩行动 > 【海城罪魇之恶狩行动】(75)
????2019年9月8日

????第七十五章: 生死对峙

????西山别墅区,李蓓推开大门,看到唐剑锋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那么晚回来,没吃饭吧?”唐剑锋问。

????李蓓把风衣挂上衣架,换好拖鞋,说:“在游侠那边随便吃了点,现在有点饿,我去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唐剑锋拥着李蓓来到餐厅:“过来看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

????餐厅没开灯,而是选择在餐桌中间点了几支蜡烛,精致的餐盘边摆放好了刀叉,唐剑锋拿起一支红酒,依次倒入面前的两个高脚杯。

????递给李蓓一杯,唐剑锋道:“干杯!醉了爱情,甜了心情,牛排要几分熟?”

????“八分!”吃着牛排,感受着两个人独处的浪漫,李蓓不禁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猜猜?”

????“不是我的生日。”

????“是我们认识十周年的纪念日,这可比生日有意义,而且还有一份特殊的礼物送给你。”说罢,唐剑锋手中变魔术般出现了一条红宝石项链。心形的红宝石嵌在黄金的底座上,旁边还点缀着繁星般的碎钻,看上去典雅至极。他为李蓓挂在脖子上,道:“知道你喜欢红色,于是选择了这一款,满意吗?”

????“谢谢,我很喜欢!”李蓓欣喜的搂过唐剑锋脖子,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刘香君和周诚回来了:“哈雷路亚!看来我们打搅了一对恋人的浪漫烛光晚餐,不然我们等会再过来?”

????“一起坐下吃吧,又没外人。”看到刘香君拎着一个双肩包,李蓓又问:“热闹看的怎么样?”

????“很好玩,我还带回来一些零用钱。”接着,刘香君把今晚的所见所闻叙述了一遍,唐剑锋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时让刘香君补充些什么,李蓓却借口累了,上楼睡觉。

????刘香君吐吐舌头,问:“我是不是多说了什么?”

????唐剑锋笑笑:“不会,蔷薇没有那么小心眼。”接着他也让周诚和刘香君吃完饭早些睡觉,明天他们会有个招标项目。

????回到房间,见李蓓已经把床铺好,并钻进被窝。看样子她已经洗漱完毕,正把护手霜涂在手背上,做就寝前的最后准备。

????掀开被子一角,唐剑锋把手伸进去抚弄李蓓胸部,手指不停的在乳晕处划着圆圈,受到刺激,娇嫩的乳头不久后挺立起来。

????“别闹,痒呢!”

????唐剑锋深情道:“我很欣赏你的胸部,它饱满、圆润、结实、坚挺、在不受任何外界作用的影响下,便有一条深深的乳沟,简直浑然天成。这是上帝对你最丰厚的恩赐,就像,就像……”

????李蓓笑笑,露出一颗小虎牙,问:“像什么?”

????“就像汽车上的前大灯,更像一头小奶牛!这个比喻恰当吧?”

????李蓓笑了:“你就不能用点正经的修辞手法?”

????接着她握着唐剑锋的手一直向下,穿过平坦的小腹,来到双腿间。

????“感觉特别吗?”李蓓问。

????“这是怎么回事?”

????“我听白鹭建议把毛剪短了。”

????唐剑锋不解道:“为什么要这样?”

????“经期处理不好的话,有时毛上的血会粘在内裤上,那样不干净。”

????唐剑锋笑笑:“搞不懂你们女人。”

????“这有什么?白鹭还有洁癖呢,她把下面刮得干干净净,还用的是周诚的刮胡刀!”李蓓又叮嘱这是女孩之间的秘密,不能说出去。

????唐剑锋哑然失笑:“那你说周诚用那把刮胡刀的时候,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这句话说完两个人都笑了,李蓓催促道:“好了,好了,快睡觉吧,不是说明天还有事吗?”

????“是啊,明天还有事。”唐剑锋拥着李蓓,感受怀中女人均匀呼吸同时,目光转向天花板。心付道:明天会是繁忙的一天,自己与王老板等几个朋友成立的商会,将会迎来一个大项目地块的拍卖招标,对这个项目唐剑锋很重视,或许届时他将亲自出马……

????第二天临近中午,王老板满头大汗的跑到唐剑锋办公室,一进门便道:“大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

????李蓓站在一旁,正拎着茶壶给唐剑锋面前的茶杯倒水,随着她手腕灵巧上下翻动,碧绿的茶汤呈一条优美的抛物线,注入到唐剑锋的茶杯里。

????唐剑锋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慢慢道:“老王啊,坐下喝杯茶慢慢讲,俗话说,男人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我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喝茶嘛!”

????王老板将茶杯推到一边,慢慢道来,原来王老板代替唐剑锋去拍卖现场,谁知会场里竟混进一堆穿黑西装的人,那伙人私下恐吓除了海天地产以外的所有竞争对手,不让对方举牌加价,恶意阻挠正常的买拍程序,他们扬言谁要加价就废了谁,目的是想以最低的价格,甚至起拍价拿下那宗地块。

????“那后来怎么样了?”唐剑锋问。

????“有人被吓住了,但我和几个另外的竞拍方咽不下这口气,在会场外面和这伙人动了手,竞拍流产了。散场后有人用抢抵住我,对方知道咱俩之间的关系,放出话来,如果今晚不送一百万去老码头三号仓库给他们当医药费,过段时间就弄死咱们,你说,这他妈不是摆明敲诈吗?”

????“看来对方是海天地产的人,那你想怎么办?”唐剑锋问。

????“还能怎么办?对方有抢,我想要命,大不了破财免灾呗!”王老板一脸懊丧。

????唐剑锋哈哈笑道:“既然把你卷进去了,我也不能置身事外,这样吧,今天晚上我陪你走一趟。”

????看到唐剑锋满不在乎,王老板忧心忡忡表示,之前曾经托人打探过海天地产底细,对方是个女人当家,做事甚为隐秘,除了有黑社会性质的背景,背后好像还有人。

????因为曾经盛唐集团与海天地产在之前一个项目上竞标过,对于上次从金海马夜总会被敲诈了五十万,唐剑锋耿耿于怀,让刘香君私下调查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海天地产背后搞的鬼,这次鸿门宴,唐剑锋去定了。

????海天地产是刘佳怡幕后运营的产业,程天海之前把她顶到前面,在参与了一系列犯罪后,害怕警察找上麻烦,刘佳怡悄悄进行了一系列手续变更,把几个傀儡放到台前,自己也退居二线做起了指挥。

????刘佳怡诡计多端,之前派人在金海马夜总会敲诈了唐剑锋五十万,还以为对方是个软柿子,没放在心上。但在李薇薇事件中得知盛唐集团洗钱,她便知道唐剑锋不是个普通人,否则绝不敢玩那么大。而自己和手下马仔去寻找u盘过程中,被半路杀出的两个蒙面人抢了先,除自己逃出来,剩下的人全部被干掉,她更加意识到这里面的水很深。

????所以为了应对晚上王老板带唐剑锋赴约,刘佳怡也做好了万全准备,她派出了心腹马仔之一的大蚂蚱带了十几个弟兄参与这次计划,为了保险起见,还带了三把冒烟的家伙。

????晚上,在约定地点碰了头,唐剑锋提议先去吃饭,否则没精神头赴约。但看到王老板满腹心事的样子,顿时也没了心情,只好在路边卖宵夜的大排档要了一份炒饭。

????几人如约来到老码头三号仓库,唐剑锋打算和李蓓一起陪王老板进去,刘香君与周诚在外面接应。

????下了一整天的雨,傍晚才停,天空灰蒙蒙的,一轮孤月挂在半空,陪伴这座忙碌城市中的人们早早进入梦乡。老码头上没有了熙攘的人群,显得格外寂静,码头边上有一所用白色彩钢板搭建的建筑,便是三号仓库。黑夜中几盏昏黄路灯伴着昆

????虫的飞舞,映出了它的轮廓,这里是大蚂蚱的地盘。

????库房内,三五成群聚集了十几个人,他们有的拿着斧子,有的攥着钢筋,还有的捏着匕首,甚至有人怀里揣着手抢。

????库房中间是一条长桌,后面不远处还有一张供案,上面点了十支蜡烛,供奉了一座才神像。

????现在长桌旁坐了三个人,为首的一张细刀条子脸,留了长发,乍眼看上去有点像八十年代的摇滚青年,他就是这伙人领头的,外号大蚂蚱。

????旁边两个跟班的手下,正跟大蚂蚱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一个马仔嘬了嘬牙花:“啧!大哥,刘姐怎么就断定唐剑锋那家伙今晚会来?这他妈都几点了?万一被他们放鸽子怎么办?”

????“那还不好说?到时候先把王胖子弄死沉海里,然后再他妈找机会嘣了唐剑锋!”

????“可刘姐说唐剑锋这小子水挺深,叫咱们留点神呢!……”另个马仔补充道。

????大蚂蚱不耐烦挥手把马仔的话打断:“操!上次金海马砸了他五十万,连个屁都没敢放,就他妈是个怂逼,难道我还怕他?!”

????“我看也是,唐剑锋和王胖子全他妈怂货,今晚不来肯定是因为害怕,找机会干了他俩得了!……”

????这时,仓库角门被推开,唐剑锋走了进来,接着是李蓓,王老板跟在最后。

????大蚂蚱他们看到唐剑锋果然前来赴约,都从椅子上站起身,其他马仔也各自握紧了手中武器,仓库内的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压抑。

????当他们看到对方只来了三个人,其中还有个手拎皮箱的女人时,第一感觉便是唐剑锋怂了。

????唐剑锋今天出门时换了身休闲西装,里面套了件白衬衣,一双黑皮鞋被擦的锃亮。李蓓则蒙着面,酒红色头发随意披散下来,她身穿一套深色牛仔服,脚上是一双马丁靴,从敞开的怀中露出黑色紧身背心。

????唐剑锋手里拎个塑料袋,里面盛着一盒炒饭,朝大蚂蚱微笑着:“各位久等了,耐心是最伟大的美德,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也不客气,好似自己是这里的主人,唐剑锋只管自己拽只椅子,坐了上去。

????大蚂蚱几人相视一下,也跟着坐了下来。

????翻开塑料袋,打开塑料餐盒,鸡蛋给米粒镀上一层金黄色,混着翠绿的青葱和红色火腿块的炒饭发出诱人鲜香。

????唐剑锋抽出方便筷,从中间劈开,扒了几口炒饭,道:“饿了,为了赶过来还没顾得上吃晚饭,这炒饭味道不错,你们尝尝?”说完把筷子朝大蚂蚱递了递。

????大蚂蚱瞅了瞅,一脸鄙视:“这他妈是给民工吃的!老子的河豚呢?端上来!”

????一个马仔端着酒精炉走了过来,炉子上顶着口锅,里面鲜美的河豚肉正煮着往外冒着热气。

????大蚂蚱抓过马仔送来的碗,舀了几勺子,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瞥了一眼唐剑锋,问:“钱带来了吗?!”

????唐剑锋没答话,而是用另外一只碗盛了点汤,用嘴轻轻咂了咂,品头论足道:“这白汁河豚做法不对,多放鸡精调味会遮盖住河豚原有的鲜味,而且火候也不够……”

????“我去你妈的!再问一遍,钱带来了吗?!”大蚂蚱放下筷子,抽出支烟叼在嘴里。后面的马仔掏出打火机,先点着一张百元钞票,然后用此引燃了大蚂蚱嘴里的香烟。

????站在唐剑锋身后的李蓓上前一步,把平拖在胸前的皮箱打开,从码放整齐的钞票中抽出几摞,直接塞到了酒精炉里,然后把皮箱撂在桌面上。

????钞票被酒精炉引燃,四周升腾起黄色火苗,红色的纸张开始变为褐色,接着卷曲发黑……上面的锅也开了,呼呼地冒出白色的蒸汽,河豚肉的芬芳一时间到处弥散开来。

????唐剑锋又舀了一勺汤放进碗里尝了尝,不急不躁的说:“嗯,这做事与烹饪一样,只有耐得住性子,才能有最美好的体验。”

????“你他妈给我装逼是吧?!”大蚂蚱刚要发作,忽然把目光转向到拿皮箱的李蓓身上。虽然蒙着面,看不到脸,但见对方身材前凸后翘,玲珑有致,身高足足有一米七六,于是面露淫邪问:“这是你的马子?”

????唐剑锋笑笑:“我女朋友,怎么,有想法?”

????大蚂蚱咽了口唾沫:“你操过她对吧?!身高那么高,你他妈艳福不浅骑洋马啊!如果你今天把钱和女人都留下,我放你和王胖子走怎么样?!”

????“何出此言?”

????“因为我想叫你马子跪在地上给我舔鸡巴,再顺便给兄弟们开开荤!哈哈!”

????唐剑锋摆摆手:“nonono!听你的口气好像很瞧不起女人?”

????大蚂蚱比划着:“我他妈玩过的女人海了去了!她们都是用来插的,操的!而我现在想操你的女人行吗?!赶紧回个话!”

????“想泡她可不容易,我的女人就是一朵带刺的蔷薇!请接受我善意的提醒,她的手虽然纤细,但是拳面很平,拳峰很直,近身缠斗十分出众!遇到这样的女人,五步以内你务必非常谨慎!以前曾经有人与你有过相同的想法,可是他后来死了!临死之前他看到一把伞兵刀硬生生地割下了自己的脑袋!”

????大蚂蚱放声大笑:“哈哈哈!我他妈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唐剑锋,你他妈就是个演员,你所说的话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转眼间,大蚂蚱又道:“我会用勃起鸡巴狂抽你女人的耳光,射的她满脸都是,操的她给老子跪地求饶!最后,我要亲眼看着她给我手下每个兄弟口交,嘿嘿嘿!!”

????唐剑锋呵呵笑道:“不见得所有女人都像你说的那么不堪,尤其我的女人!在你如此挖苦之下,她依然沉默寡言,不喜不悲,不怒不威,如此淡泊宁静,这是一种深沉稳重的职业习惯!要知道,她不太爱说话!她不喜欢在公共场合说话!!尤其不喜欢说那些使人听上去觉得过头的话!!!”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大蚂蚱火起:“唐剑锋,你他妈和王胖子今天死定了!!”

????气氛一下子降入冰点。

????王老板感觉自己和唐剑锋今天搞不好要交代到这里,连忙起身道:“误会,这都是误会!”

????“滚你妈了个逼的,王胖子,我听说你在外面养了好几个情人,而且你老婆也挺漂亮,我把你弄死,然后把她们全都划拉过来怎么样?!”

????如果换做平时,王老板听别人说关于自己女人的事情会充满自豪感。因为他有钱,金屋藏娇,在百般疏通下自己老婆与情人关系相对比较融洽,正所谓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在别人面前吹嘘起来倒也是一件光彩事。可事到如今听对方说要把

????自己弄死,脸色煞白,连忙道:“大哥,消消气,今天我是带唐老弟给诸位赔不是的,他说话冲了些,你们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呵呵……”

????大蚂蚱挖苦道:“还他妈兄弟?!操!听说过,兄弟妻不可欺,只摸奶子不日逼吗?!你这个傻逼提防着点唐剑锋,这小子假斯文,纯属他妈蔫儿坏!懂吗?!”顿了顿大蚂蚱又道:“不跟你们废话,把钱和那个娘们留下,然后抓紧从海城滚蛋,不然把你们全他妈沉海里去!”

????王老板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唐剑锋一把按住,唐剑锋淡淡道:“哦?看样子你不是来谈判的,或者你觉得自己吃定我了?”

????大蚂蚱转脸和一个手下相视片刻,不约而同狂笑:“哈哈哈!不然呢?哦哦哦!!唐剑锋,集团总裁!公司老板!哦哦哦!!唐剑锋,归国华侨!隐形富豪!看来你就是个傻逼!如果我今天不是为了弄死你,干嘛要带那么多人来?!!”

????唐剑锋笑出声:“呵呵,那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正坐在这里,而且外面还有我的人的原因呢?!”

????“干死他!”大蚂蚱向旁边马仔一使眼色。

????后面一个马仔抽出黑星,板动击锤,就要作势向唐剑锋瞄准。

????一把飞刀出现在李蓓手里,雪亮刃尖散发出森然光芒,手指一捻,顿时变成三把,手臂一扬,如流星逐月一般朝马仔激射而去。

????“嗷!!”马仔口中传出凄厉惨叫,一把飞刀穿透他的手掌,手抢掉在地上。另两把飞刀一把插在他的咽喉,一把插在心口,直没刀柄。

????“呵,切黄油的时间到了!”不知何时,灵巧短剑出现在李蓓左手,轻蔑的笑声中,她动了,一道身影急如飞梭,虎入羊群般向马仔杀去。

????双手抓住身前中飞刀马仔的肩膀一撑,李蓓高高跃起,右腿猛地踹出,后面一个马仔猝不及防,胸口挨了一脚,好似遭受千斤重锤猛击,口吐鲜血仰面跌倒。

????另一名马仔手持钢筋刚要动作,便被李蓓左脚撩到下巴,还没瘫倒的同时,李蓓右腿高高举过头顶,半月挂腿猛地砸下来,狠狠劈在他脑袋上。像一根被压缩到极限,又猛然崩开的弹簧,马仔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就直绷绷一头栽倒。

????低头躲过马仔挥来的一把斧子,李蓓手中灵巧短剑划开对方小腹,接着向下反切,又割断了对方膝弯韧带。

????又一个马仔拿着斧子劈来,李蓓身形一矮,让过斧头,短剑划开胸口,顺势转到马仔身后,割开对方脖子。

????“操!快弄死她!”一个马仔用腿朝李蓓胸口踹去,李蓓右手握住对方脚踝往怀里一带,左腿弓起,向上猛顶对方膝弯。接着变化姿势,闪电般上下两次斜踹到对方支撑腿的膝盖和脚踝,同时手中短剑也在握住的马仔大腿上来了一次洞穿,随着“嘎巴!”几声脆响,这名马仔双腿尽废,哀嚎着在地面上翻滚。

????斜过又刺来一把匕首,直奔李蓓肋下。闪身躲过,右手扣住对方手腕,左手短剑一挑,割开对方手腕,马仔匕首掉落在地上。把对方手臂反拧到背后同时,把马仔按到旁边台案上,左手短剑从背后直捅对方后心。

????转眼间,七个马仔非死即残,剩下几个站立的马仔,已被眼前景象吓呆,其中一个这才反应过来,正哆嗦的准备向李蓓举抢射击。看到对方动作,李蓓将俯在台案的马仔转身抵在身前,“嘭!嘭!”抢响了,身前马仔胸口蹦出血花,躲在身后的李蓓从腰间抽出格洛克18自动手抢,抬手便打,“啪!”一抢正中眉心,9mm手抢弹给对方来了个大揭盖!

????听到仓库内抢响,仓库外的刘香君和周诚也开始行动,他们向门口放哨的几名马仔发动袭击。刘香君形如鬼魅,爪刀先插进一名马仔的脖子,又迅疾捅入另一个马仔的肚子,从下往上一拉,像拉拉链一样把那名马仔直接开膛。

????周诚更不逊色,三美武士刀从一名马仔左肋下插入,从对方右肋上方斜着透出,直接把马仔扎了一个对穿,接着又悄无声息在另一名马仔身上快劈几刀,对方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放倒。

????一声口哨,是外面得手的信号。接着“咣当!”一声,仓库角门被踹开,刘香君和周诚也进到仓库里面。

????两个人单手持刀,血正沿着刀身滴滴哒哒落在地上,另只手插入怀中,毫无疑问,两人身上都带着家伙。

????李蓓手中的抢再次响起,这次她的目标是几十米外的供案,“啪!啪!啪!……”抢声连续急速响起,供案上的蜡烛被纷纷打断,单响单断,双响双断,连响连断!

????刘香君怒喝道:“不想死的都别动!”

????无人回应,无人答声,静谧无声的空间,却充满了萧杀气息 !

????形势瞬间发生逆转,然而大蚂蚱不愧是刘佳怡的头马,跟随程天海和刘佳怡经历过大小阵仗数十次,经验十分老道,他打算擒贼先擒王,先搞定唐剑锋,然后伺机而动,负隅顽抗!

????王老板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又惊又怕,一张脸早已涨得像猪肝。而满屋子弥散开来的血腥味,却让唐剑锋感觉格外兴奋。

????唐剑锋早已将一切看在眼里,向刘香君摆摆手,对大蚂蚱不紧不慢的刺激道:“如果现在再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你敢不敢动手?快点!别让我感觉你是个胆小鬼!快点动手!!”

????“我操你妈!!”大蚂蚱从口袋中就搬开黑星的击锤,拽出来就要搂火,可是还没来得及摆出射击姿势,“当!”的一声响,自己手背便被李蓓投出的短剑硬生生地钉在桌面上。

????“唔!!”从大蚂蚱口中传出痛苦的呻吟声,因为疼痛,他额头渗出冷汗,脸色也变得惨白。而身边两个马仔见状,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大蚂蚱出道起便跟随程天海四处打拼,他的地位虽不及彪子、黑子等人,但一直是忠心耿耿,追随程天海左右。自从跟了刘佳怡后,更是为团伙的壮大屡立战功,甚至有几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深得刘佳怡赏识,被视为心腹马仔之一。此时,他意识到自己太小瞧唐剑锋了,心中不禁有些英雄迟暮的感觉,这次他栽了!

????“你太慢了,我高估了你,现在看来,你就是个废物!”唐剑锋说完,将黑星握在手里,把短剑拔了出来,交还给走过来的李蓓。

????李蓓接过短剑,用刃身在大蚂蚱脸上蹭了蹭,抹去血迹。接着,短剑开始在她手中灵活转动起来。一会正持,一会又反握,看那样子,仿佛那把灵巧短剑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李蓓拉下面罩,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但此时天使般的面孔上却浮现出一股与之不相称的杀气,尤其那冰冷的目光仿佛像剜进骨头缝里的刀尖,让人不寒而栗。

????李蓓对唐剑锋嫣然一笑,嗓音宛若百灵:“在他出抢时,你可以用很多种方法让他死,之所以没那么做,是因为他不配!嫌脏了你的手,对不对?!”

????唐剑锋目光转向大蚂蚱,摇摇头:“我没想杀他,但却没想放过他们!!”话音未落,看也没看,却连续快速扣动扳机,仿佛知道那些伤残和呆立在原地马仔们的准确位置一样,每抢都正中要害,将对方挨个点名,一一击毙!

????“呕!!呕!!”声音是从王老板口中传出来的,见唐剑锋抬手就杀人,举手就索命,这与平时唐剑锋一团和气的形象判若两人,简直是天壤之别!他受不了这种压抑,更受不了这种血腥,王老板浑身颤抖,忍不住发出几声干呕。

????唐剑锋拍拍王老板的肩膀:“老王啊!听老弟一句劝,这男人嘛,做事一定要稳重,否则就像他们一样毛毛躁躁的成不了什么大事,你说对不对?”

????“啊?!哎!”王老板机械似得点点头,其实

????早他妈吓毛了!

????唐剑锋转过手抢,用黑洞洞的抢口对准坐在大蚂蚱一侧的马仔,漫不经心地问:“刚才这个家伙说要强暴我的女人,数你笑的最起劲,我没说错吧?”

????“别,别杀我!大爷!!求你!别杀我!!”恐惧从脚底升起一直传到全身,马仔感觉下身一热,他在惊悚中失了禁,尿液顺着一条裤管不断的流向鞋面。

????“那些污言秽语用来形容你自己很恰当,是不是?”

????“对,对,我是傻逼,是大傻逼,纯傻逼!大爷,别开抢,饶我一次吧!!”马仔乞求道。

????“嘭!”唐剑锋嘴里喊了一声,手搭在扳机上,没动。

????“啊!!!!”马仔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

????“呵呵!”唐剑锋发出不屑的笑声,猛然间抠动了扳机。

????王老板也忽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惊恐下嚅动着嘴唇却说不出半个字!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到了自己不愿看到的一幕!

????“嘭!!”抢声在王老板耳边炸响,口径为7.62x25子弹的出膛声让人听起来感觉有些发闷,坐在王老板对面马仔的脑袋在近距离射击下被嘣掉了小半个,红色的鲜血伴着白色的脑浆和骨头渣四处散落,有少部分甚至落到了炒饭和锅里的河豚鱼上。而死掉的马仔,身体呈后仰姿势靠在椅子背上,仅存的一只眼睛里,空洞的目光定格在了房顶。

????“一个想要急着上岸获救的人,我却把他抓住溺死在水底,这样是不是很过瘾?!”

????“啊!!唐剑锋,你他妈不是人!!你是魔鬼!!”身边马仔的脑浆溅了大蚂蚱一脸,他发出被火燎般尖叫,在恐惧的支配下,他的声音走了调,变得十分尖锐,大蚂蚱彻底怂了!

????“我来给你讲个故事!”李蓓踱着步,围着桌子走了一圈,又来到大蚂蚱身边:“两年前,有个男人和你抱有一样强暴我的想法。要知道那是一场生死对决,他很强壮,眼神中仿佛还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慢。然而他大意了!他疏忽了我除了用刀以外,拳脚也是同样的出色!我抓住对方破绽,抬膝拉到一定高度后,用绷紧脚背的虎趾,向外弹踢扫中了对方面部。在他即将倒地的瞬间,我用右手弓起的指节戳中了他的下肋,由于受打击面积小,穿透力很强,我能清楚的听到对方肋骨折断的声音,同时又用一记下段正拳击中了他的脑袋!他当即栽倒,躺在地面上人事不省!”

????李蓓吁了口气,看着远处,仿佛自己的思想也跟着穿越到了过去:“那是一个让人铭记的时刻!很多人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我明白只有杀了他才能获取通往最终试练的资格!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团聚!我必须在战斗中变得更强!人生即战斗!所以我必须踩着他的尸首前进,于是……”

????唐剑锋微微额首,转头看了看周诚,见对方露出赞许的目光,又扫了一眼刘香君,在她脸上更是浮现出钦佩之色!

????兴致勃勃地听着讲述,唐剑锋将混着血丝与脑浆的河豚汤舀了一勺放入碗内,边喝边问:“那后来呢?”

????“我用伞兵刀从对方脖子后面扎了下去!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慢瞬间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恐惧,他因疼痛而开始尖叫,那根本就已经不是人的声音,就像这样!!!”话音未落,李蓓右手抓住大蚂蚱的头发猛地摁向桌面,用左手灵巧短剑,朝着对方脖子根径直捅了进去!!!

????“嗷!!”大蚂蚱口中爆出狼嚎一般渗人的惨叫,大动脉被切断,血正不断从口中和脖子伤口处喷了出来,在桌面上汇成一片,四下流动!他手脚乱蹬,拼命挣扎!

????“那是我第一次切下别人的脑袋!不,应当说是我第一次切下活人的脑袋!!我有点兴奋,因为激动伞兵刀握在手里有些发抖,导致刀尖在骨头缝里卡住了!切不下去了!于是我就换了一个角度,他的脖子就给切开了!那个声音很刺耳,直到现在我还能听得见!!!……”李蓓边说便加快速度,短剑刃身不断在大蚂蚱脖颈切面处来回抽动,好像她切得根本不是大蚂蚱的脑袋,而是一大块煮熟的牛肉!!

????大蚂蚱的尖叫声消失了,只能听见血堵在气管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前后不过半分钟,他的脑袋就被李蓓切了下来,扔到了桌面上!

????“呕!呕!噗!!”王老板见到唐剑锋,喝着混有脑浆河豚汤那津津有味的模样,又见到李蓓尽兴的表演,他再也忍受不住刺激,将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唐剑锋有点厌恶的将碗放到一边,拍拍王老板肩膀,道:“老王啊!”

????“呕!呕!”又干呕两声,王老板脸色蜡黄的问:“唐,唐哥!您,您说话!”

????唐剑锋笑笑:“哎,别那么说,年龄摆着呢,你是兄,我是弟,咱俩是兄弟。我之前曾经说过,男人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句话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你记住了吗?”

????王老板听后猛点头道:“啊?!哎!哎!!”

????又调转抢口,指着仓库内最后一个活着的马仔,唐剑锋问:“谁派你们来的?”

????“呜~哈哈哈!放了我,哈哈!别杀我,是刘,刘佳怡,呵呵!!操!哈哈 呜呜!!……”仅剩的那个马仔一会手舞足蹈,一会涕泪横流,他已经疯了!

????“那就不杀你了,但得留个记号!”说完“嘭!”黑星手抢最后一发子弹将马仔一只耳朵嘣掉。

????“啊!!”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在空荡的库房内回响,马仔捂着脑袋尖叫,血不断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滚吧!回去告诉那个什么刘佳怡,我现在还不想让她死,如果把事情做得太绝,无论她躲在c国还是境外,我的人都会把她揪出来,而且还会拧断她全身所有的骨头!!”

????唐剑锋伸伸懒腰,把空膛的黑星扔在地上,看了看表,催促道:“走吧,这里一会儿会有别人来善后的!哎,我说老王,我都饿成这样了,你也不主动表个态,不如带我们去你的西餐厅吃点自助怎么样?那边不是24小时营业吗?”

????刘香君道:“是呀,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给你帮忙也不说犒劳犒劳,真小气!”

????“呵,可不要再说唐剑锋带漂亮妹妹去什么灯红酒绿的场所了,记住,今天晚上我为你省了将近一百万呢。”李蓓拿起皮箱不忘叮嘱道。

????“哈哈!”周诚听出了弦外之音,忍不住笑了笑。

????“哎!成!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王老板大脑空荡荡的,里面塞满了眩晕感。他连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记不清了,虽然双腿发软,但还是强打精神站起身,跟随唐剑锋几人离开了仓库,消失在漫漫的黑夜里……

????他们离开不久后,几条黑影从黑暗中蹿了出来,扛起马仔尸体扔进不远处的厢式货车里。其中一个人身材魁梧,低声咒骂着,不耐烦的朝仓库外一具马仔尸体踹了一脚,附身看了看,向另外两人道:“这应该是灵犬干的,用刀的高手,刀尖从左下第二根肋骨刺入,穿过了肺部,从另一边透了出来,只这一刀,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