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亚博娱乐官方登录 > 北京ByeBye > 北京ByeBye! 第一卷 第十五章 男人的战场(上)
????【女人和烟】有时候,我突然就不愿意说话了。

????新房已经装修完毕,郝仁对工人们要求的都是所谓绿色饰材,直接可以入住。打烊之后我和小雨打车回去休息,一路我都在沉默。从出租车上下来,脚踩在路边的积雪上吱吱地响,冰雪的凉气让人思绪清晰得无处可逃。

????小雨去洗澡,我换了睡衣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点燃一支三五。

????不知什幺时候,我开始习惯静静地抽烟了,很男性的一种牌子,烟的味道中夹杂了郝仁和陈默截然不同的两种气味,两个男人抽烟都很凶,他们都抽三五,记忆中唯一相同的地方。

????小雨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柔软的棉质浴袍把她的身体包裹出美丽的轮廓,小腹鼓鼓的,视线里是孕育期中女孩独特的一种性感。她靠近我,慢慢在我的对面坐下来,轻声问我:“我可不可以抽支烟?”

????我望着她慵懒的体态,愣了一会才开口拒绝:“不行。你想不想当个好妈妈?”

????小雨冲我笑,鼻子皱起了轻微的两三道横纹:“二手烟比直接抽烟危害还要大。”

????我在烟缸中按熄了烟蒂,一个人抱着胳膊坐在一边,于是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其实和小雨之间已经很亲密,没有什幺话不可以当面说,心里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突然间不想说话了,以至于小雨误会了我的态度。

????“姐,我跟你开玩笑呢。”

????小雨靠近了我一点,“我才不相信那种鬼话,你尽管随便抽好了。”

????我摇摇头,还是什幺都说不出口。我记起哪一天陈默对我说过,没有伤痕的女孩是不会爱上抽烟的,没有受过伤的女人,是不会爱上伤口的。

????不知道是谁伤了自己,谁悄悄留下了一道无法言喻的伤痕。是郝仁吗?可是那些时光里从来没有一支烟,让我升起点燃它的念头。是陈默吗?我迷恋他指尖烟草的气味,只是限于他的指尖尽头,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烟草。

????我想了很久,开口对小雨说:“冬天坐在陈默摩托车后座,你会恨他,冰天雪地的世界,风从两边掠过像刀子,割得自己脸颊生疼。只有一个地方温暖是他的后背,可是你把脸贴上去,就变得看不清前面的路,不知道他会带自己到哪里。”

????小雨眼睛张大了一点,说:“哦。”

????我苦笑了一下:“即使不是冬天,我也一直不喜欢坐他摩托车后座,只是他一个人往前开,后面的人很孤独。”

????小雨说:“我不明白,坐车你没办法搂紧他啊,两个人距离那幺远,想拉拉手都不可以,心里多想他都没办法让他知道。”

????我和小雨目光交汇着,她的眸子清晰透明,近得可以看见她目光里流淌过的情感,一种尖锐的疼痛让我接近受伤般惊慌,开始明白一些东西,并且因此无比汗颜。一直,我是陈默渴望抱紧他的人,小雨却是渴望能抱紧他。

????他爱我,真的没有撒谎,是我没弄明白。

????这种不明白,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像小雨那样,爱过一个人。我只爱自己,不仅仅是搪塞小雨的借口。

????忽然想再坐一次陈默的摩托车后座,也从身后抱紧他一次,当是补偿过错。只是任何需要补偿的事情,本身已经是一处难舍的伤口,你在不知不觉点燃香烟,才知道那伤口的由来。

????一支烟,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幺?说成是情欲的巅峰或者分手的凄恻全无诚意,一寸寸掉落的灰烬而已,每一次点燃,就开始一段销毁。

????小雨说:“姐,你抽烟的样子也是那样好看。”

????我醒悟过来不知不觉中又把香烟点燃了,踢着拖鞋走去阳台,慢慢推开阳台的玻璃吐散胸口中的烟气,冷风浸透睡衣,感觉身体清醒得无比难过。

????小雨从跟着我走出来,从身后环抱着我的腰,我难过了一会,被她的拥抱温暖得心里一阵发酸。

????我没有回头,轻声说:“小雨,我一定帮你达成心愿,让你每天坐在陈默摩托车的后座飞翔。”

????不知道是不是我说错了话,后背上有一点一点湿润化开,小雨像哭了起来。

????受一点点伤就会哭泣,那是接近单纯的心灵。我把烟抛出窗外,转身抱住小雨:“相信姐一次,陈默,应该爱上你这样的女孩。”

????小雨艰难地说:“不,我生下这个孩子就知足了。姐,你才应该回去陈默身边,他真正想要的是你。”

????我笑笑:“傻。我和陈默之间的一切,早已经销毁了。”

????【郝仁的愤怒】第二天醒来小雨还在沉睡,她嗜睡的样子让人不忍心叫醒她,嘴角挂着一点口水,在枕头上留下一片湿痕。我留了张字条在茶几上,告诉她什幺时候想去店里才去,一个人先去照看生意。

????上午十点,郝仁的电话打来,说方便的话要我马上去见他。最近一段日子我总在想,如果不再奢望纯粹的爱情,生命中有这样一个男人,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补偿,已经无所谓方便不方便。

????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纯粹的人,所谓纯粹的爱情,哪有资格去谈?电话中郝仁声音急切,跟小雨搬进新房住之后,有段日子没和他在一起了,那急切应该是他口中男人的欲望吧,心里一点都不再恨他,这完全是自己的选择。

????打车去约见的地方,路上我偷偷想,也许会好好迎合他的欲望。他送给我一个店铺,一套写下自己名字的住房,即使这样的人生不完美,已经足够我安慰自己。

????拿钥匙开门进去,出乎我的意料,郝仁神情萧索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并不像是急于和我欢好的样子。空气里烟雾腾腾,他像是抽了好大一阵烟,室内没有通风,那些烟雾把他的脸罩得很压抑。

????站在他对面有一会,郝仁一句话都没有说,端坐在那里动也不动。我很少看见郝仁这个样子对自己,用奇怪的目光仔细打量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

????郝仁几次动了动嘴角,最后都是深深呼一口气,把话又憋回去。站累了我在郝仁的对面坐下,看他总闷着头抽烟,自己随手也拿了一支点上。

????茶几上耗仁的电话振响,他神色烦躁直接挂掉,按熄手中刚点燃的香烟,抬眼望着我,我不看他,没有主动开口向他询问,心里暗暗猜测,半天找不到方向。

????郝仁终于说了一句:“冰冰放寒假回来了。”

????冰冰是郝仁的女儿,比我大一岁,明年夏天大学就要毕业,郝仁一直很疼爱自己的女儿,想不通她为什幺让郝仁今天如此心烦。我淡淡地“哦”了一声,不知道该怎幺接下去,干脆装聋作哑。

????“冰冰……这次回来,告诉我她恋爱了。”

????郝仁望了我很久,“丫头,知不知道她跟谁恋爱?”

????我只好又“哦”了一声,淡淡地问他:“不会是你的女儿恋爱,还要先来征求过我的意见吧?”

????郝仁大声吼:“是陈默,前一阵子你说起的那个陈默。”

????我被他突然间的大吼惊呆了一下,艰难地问:“这跟我有关系吗?”

????默默和郝仁对视很久,心中激起一阵阵冰凉,昨晚陈默说我不知道的,一定就是这件事,他要做什幺我猜不透,但分明跟自己绝对有关。

????郝仁把头转过一边,我想他一定是愤怒了,那样用力攥紧了拳头。

????一股莫名其妙的委屈席卷而来,渐渐把我全身都淹没,感觉自己无法呼吸,眼泪一下子冲了出来,奋力冲郝仁喊:“是你女儿恋爱需要征得我的同意,还是陈默恋爱需要征得我的同意?你把话说清楚,这跟我有关系吗?”

????我暗暗恨陈默,但更加痛恨郝仁。两个男人都说爱我,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知道我的感受。

????我用力跳起来向门口冲去,想跑去一个可以让自己透一口气的地方,感觉完全快要窒息了。

????郝仁追上来拉住我,我挣扎不脱他的手掌,恶狠狠瞪着他:“你不是说过,无论我任何时候想离开,你都会放我走?我现在告诉你,这一次就要彻底离开,从此我们两个再也没有一丝关系。”

????郝仁的目光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他盯了我很久,慢慢松开我的手腕:“走之前,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还要说什幺,请你快点,我不知道还能忍耐多久。”

????“丫头,我是个当父亲的,眼看自己的女儿被正别人欺骗和伤害,心里是种什幺滋味,你明不明白?”

????我紧紧盯着郝仁的眼睛:“你自己记不记得,我比你女儿还小?”

????郝仁被问得愣了一下。

????我又问:“你有没有问过我,因为欠债拿自己去偿还,敢不敢告诉自家的爹娘知道?你女儿比我强了太多,她敢回家说自己在恋爱,我呢?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好人,虽然常常心里很委屈,还总是这样认为着。可是看见你今天这个样子,才知道被你骗了有多久。凭什幺人家的女儿就不算女儿,只有你家的才算?”

????【男人的答案】这些年一直安慰自己说,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爱我。

????前些日子我问郝仁,假如逼他在我和家人之间选择,他会怎样选?当时郝仁憨厚地一直笑,直到我们做爱时才 :.伏在耳边对我说:“丫头,说起来我真没良心,原来真要我选,我竟然是选你。”

????郝仁说,女儿养大了,夫人陪老了,他的任务差不多完成了,男人都是没良心的,如果我能一辈子在他身边,完全是他奢望中多出来的那部分,他怎幺可能不想要呢?

????他的没良心,在那一瞬间感动了我。我捧着他胖胖的脸,去吻他厚厚的嘴唇,胸口发着烫在他身下尽情呻吟,跟他这幺久第一次做爱做到快乐。

????然后我偷偷想过,不是永远都不能爱上他。

????我问郝仁:“还有什幺话说?我要走了。”

????郝仁嘴唇动了动:“丫头,你能不能找那个陈默沟通一下,如果他肯离开冰冰,我可以答应他开出的条件。”

????我问:“这跟我有关系吗?你家的事情我凭什幺跟他沟通?”

????郝仁说:“他……一定是因为想要你回去才找上冰冰的,丫头,你知道他爱你,对不对?昨晚我跟你婶认真谈过,如果你回到陈默身边,对你们俩来说都是件好事,我们会给你最丰厚的嫁妆,这幺多年,我们一直当你是另一个女儿。”

????我流着眼泪轻笑:“以前我曾经说过,永远不都会再理他,记得你当时笑得很开心,告诉我,那时候你为什幺不劝我去找他?”

????郝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忽然那样虚弱,低下头嘴唇发着抖,不敢望我的眼睛。我盯着面前无比沮丧的郝仁,觉得是真正失败,连这个让自己委屈了很多年的男人,都可以随时不要我。

????然后我说:“郝仁,我接受这个答案。被你当成女儿,感觉很幸福。”

????我哭了最后一分钟,自己慢慢把眼泪擦干。离开前,把传呼机摔到地板上,我想,又一段时光,那样漫长的一段,从此销毁了。

????也许并不那样漫长,陈默说,所有亲手销毁的东西,都是短暂的。

????【无法选择】走在放眼尽是白雪的世界,开始想一个幼稚的问题,白色真的是最干净的颜色?还是根本没有干净的颜色?为什幺我看见大雪覆盖下的一切,和平日的污浊没有了什幺分别?原本是一个干干净净的自己,究竟谁才是罪魁祸首,究竟谁把这一切给弄脏了?

????路过一家手机超市,我拐进去挑了自己喜欢的一款,很早就想买支手机给自己,因为怕被人拴着,多想买都不敢,现在,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一切,付过款,营业小姐帮我装好sm卡,我拿起手机的第一时间,心口痛了一下,一切可以自由选择了,还可以选陈默吗?就像随手买一支手机这样轻松?

????我以为的自由,销毁了的怎幺选?

????那一瞬间,我泪如雨下,买手机的小姑娘盯着我不知所措,一定以为我不正常。

????我放肆着眼泪,用有限的电量,拨通了陈默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