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了,原来你

    在欺骗我的女儿,你等着,莹莹回来我再也不允许她继续和你在一起。」

    我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心爱莹莹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梅姨一点都不老,从男人的角度来说,我喜欢莹莹也喜欢梅姨。如果不是已经爱

    上了莹莹,在你们中间要我选一个的话,我说不定会选择梅姨。」

    梅姨有些吃惊的望着我。?

    我说:「以前见到你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发现你的美丽,因为那时候,我几

    乎不敢正面看你。出于对莹莹的爱,心里拿你当了长辈,所以你美丽与否我都不

    曾正视过。但是今天在我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看到……之后,我才发现梅

    姨原来这么漂亮。」

    梅姨的表情很复杂,分不清喜怒哀乐。她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

    口。

    我望着梅姨的眼睛,这一刻我是真诚的,我以我的良心打赌。我相信梅姨也

    能够感觉到我的真诚,也许正是这份真诚正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的原因。

    我停了停继续说:「真的,当我看到梅姨的身体只觉得漂亮。这种漂亮在我

    心里没有色情的意味,只有欣赏。」

    梅姨沈默了很久,低低的说:「色情,今天在你面前,我也只有谈谈色情的

    资格了。被你撞到这种场面,我也想给自己一个高尚的理由,可是除了色情,我

    找不到可以给你的答案。」

    梅姨苦笑了一下:「这种事大家虽然不说,心里都很清楚只不过是人生里面

    一种调味品而已。但你是莹莹的男朋友或许以后就是我的的女婿,你们这么年轻

    除了爱情对色情你们能了解多少?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但是面对你,我

    觉得自己很下流。」?

    我用力的摇头:「梅姨你不要多心,我真的没有觉得…色情是种很下流的事

    情。」

    梅姨的眼光里闪过一丝安慰:「看得出来,你没有在刻意骗我。这说明在你

    面前我们可以谈谈色情这个东西。记得你今年应该是二十一岁,已经算得上成人

    了,能不能告诉我对色情你了解多少?」

    我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梅姨笑了:「是害羞?还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莹莹有没有上过床?

    也就是……做爱……」

    我感觉自己的脸烫了起来,我点点头。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何况在我心里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隐瞒是因为难以启齿,绝对不是因为自己错了。

    梅姨嘉许的给我一个奖励的眼神。然后她迟疑了一下问:「你希不希望我们

    的谈话继续下去?如果你希望,在我们的谈话中就不要有什么隐瞒,我不再把你

    当小孩子,因为这不是小孩子的话题。」

    我说:「我当然希望。」

    梅姨说:「象真正的朋友那样,毫无保留,畅所欲言?」

    ??我说:「当然,不然谈下去有什么意义。」

    梅姨说:「那么,你告诉我,在莹莹之外,你还有没有和其它女孩子做爱?」

    我犹豫了一下:「有。」

    梅姨问:「快乐吗?和莹莹比起来有什么区别?」

    我说:「快乐。单纯从做爱的角度来讲,其中的快乐没有区别。」

    梅姨的眼睛亮了起来:「你老实告诉我,如果你有机会能够继续和莹莹之外

    的女孩子做爱,在不伤害其它人的情况下,你会不会做?」?

    我点点头:「在不伤害莹莹的前提下,我不会放弃自己可以得到的快乐。」

    梅姨舒了口气:「你是个诚实的男人,也是勇敢的男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

    勇敢。本来我有些担心,你会因为无意间碰到今天尴尬的场面而受到某种伤害,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笑了笑:「本来就是多余的,我才不会因为这个受到什么伤害,如果不是

    担心因为自己的鲁莽会给您带来不安和伤害,现在我应该已经回到家里舒舒服服

    的睡觉了。你知道,我刚坐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

    梅姨望着我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一种特殊的东西让我感到心动。

    「我知道为什么莹莹会那么喜欢你了,除了可爱,你还是个善解人意的男人。」

    梅姨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是问诚实而勇敢的男人的。从我套上这件睡

    衣见你之后,你的眼睛一直这件睡衣上扫来扫去,你究竟在扫什么?而且我发现

    你的小弟弟,好像一直都在硬着,能不能告诉我兴奋的原因?」?

    我咽了口口水艰难地回答:「我想看清楚在这件睡衣里面还有没有其它什么

    包着你的身体,而我的小弟弟从看到你身体的那一刻,好像已经不再受我的控制。」

    梅姨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诚实的孩子应该受到奖赏,勇敢的男人应该得

    到回报。你说我还是个漂亮的女人,如果你有力气把我抱到床上,在不伤害别人

    的情况下,我愿意给你一点,你想要得到的快乐。不过这一次我不希望再有什么

    人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对快乐来说,这种打扰是致命的。」

    ***    ***    ***    ***

    所有的房门都已紧锁,所有的色情开始启程。

    梅姨躺在雪白的床单上,真的分不清床单和梅姨哪一样更白。

    我望着梅姨艳光四射的胴体,有种做梦的感觉。

    我真的可以拥有这样的美丽?我真的可以拥有这样的快乐?

    梅姨问:「你还在等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能确定一切是不是真

    的。

    我甚至舍不得立刻冲过去,把梅姨拥进我的怀里。

    我无法放弃这种视觉上快感。

    这样的美妙的身体,不知道应该属于天使还是魔鬼。

    我说:「您好美。」?

    梅姨问:「好美有多美?」

    我再一次不知道该怎回答。

    好美有多美呢?我远远地看着,无法定义。

    不知道不舍得冲上去占有的女人的身体,是一种怎样的美丽。

    我喃喃地说:「让我这样看着,我愿意看一辈子。」

    梅姨低低的问:「你不想?」

    她的声音低得近乎沙哑,带着一股致命的诱惑;她的身体轻轻在颤抖,不知

    道在颤抖什么。喉咙里发出一声诱人的吟哦。

    她分开双腿,双手拨开蔷薇红的肉瓣,蜜屄里面淫液汩汩的往外渗着,芳香

    之气浓厚。她的中指放在两片阴唇组成的细缝上,由下往上轻轻的揉动。

    我听到她说「给我」所有的理念立刻崩溃。我上去拿开她的手,大鸡巴一下

    子就刺进梅姨的肥美蜜屄。没有前戏、没有酝酿。

    原来赤裸的色情就应该这样:

    直接的插入、直接的撞击、直接的奸淫、直接快乐。快乐在我的舌头、快乐

    在我的双手、快乐在我的胸膛、快乐在我的鸡巴。更大的快乐在我的身下……

    梅姨闭着眼睛。我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在做爱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闭着眼睛,

    现在我知道了,闭着眼睛,是为了更细致的品尝快乐。?

    因为在我大鸡巴插入梅姨的蜜屄没有多久,我的眼睛似乎也闭上了。身下的

    梅姨仿佛每一寸肌肉都在动、都在抚摸、都在安慰、同时也都在索取。

    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