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完美的、毫无保留的

    展现在我眼前。

    我不能确定自己的目光凝聚在哪里,是饱满圆润的乳房还是梅姨下体神秘妖

    异的隆起。我完全傻了,傻到忘记了一切。

    时间仿佛停滞了。我呆立着,我的生命在这一刻甚至都为之停顿了。不知道

    过了多久,停顿被打破了,梅姨发出一声惊叫。

    我被梅姨的惊叫惊醒。这时候,我才发现梅姨的脚下,躺着一个同样赤裸的

    男人,和梅姨的赤裸比起来,他的赤裸多少有些狼狈.

    有被吓怕的惊慌,也有被摔疼的伤痛,刚才那「咕咚」一声巨响,肯定是他

    在慌乱中摔出来的。

    我忽然意识到场面的尴尬,在这种情况下,除非这个男人是莹莹的爸爸,我

    马上退出房门,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家的颜面还能有那么一点保存的可能。

    不幸的是,我虽然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我却清楚的的知道,他绝对不是莹

    莹的爸爸。我后悔自己的鲁莽。

    不管怎么说,撞破自己未来岳母的奸情,都不是我希望发生的事情。我飞快

    的退出去,虽然在离开的最后一瞬,我的目光仍舍不得离开梅姨丰腴的裸体. ?

    走出堂屋大门之前,我听到梅姨在叫我。我不能肯定为什么,是为了确认我

    是否离开?还是要我留下?我停了下来,想等一个肯定的结果。

    我冲着房间里面说:「梅姨我先走了,你能不能告诉我,莹莹去了什么地方?」

    房间里有一阵轻微的交谈,然后那个男人低着头走了出来,已经穿好了衣服

    的他,没有看我一眼,迅速地从我身边走过,踏过庭院院门,发出轻轻地一响。

    我往外看时,他已经消失在庭院外面的世界,等我回头,梅姨已经走了出来,

    就站在我的身后。

    ***    ***    ***    ***

    在客厅里坐下来,望着梅姨微微发红的面孔,我几乎怀疑自己作了一场梦。

    刚才我看到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局面很尴尬,我不知道该怎么打破。

    我在喉咙里咳了两声,但还是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还是梅姨先开口说:「你抽不抽烟?」

    我偷偷看了一眼客厅的环境,在以前我每次来莹莹家的时候,都没有当着梅

    姨的面抽烟。为了给未来丈母娘留个好印象,我一直努力作出彬彬有礼,很有修

    养的样子。

    梅姨笑了起来:「我知道当兵的男孩子都会抽烟的,你不用拘束该抽就抽,

    我不会怪你的,再说我也不反对男人抽烟。」

    我放松自己,笑了笑说:「我自己有。」

    香烟点燃后,气氛也轻松了起来。

    梅姨说:「我知道你是抽烟的,我在莹莹房间里,看到过你走后留下的烟头。

    其实你已经是成人了,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活习惯。」

    我们谈了一会部队的事情。

    梅姨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说:「刚到家,我换了衣服就来看莹莹了。」

    梅姨问:「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没有听到院门响动的声音。」

    她犹豫了一下,说:「莹莹给了你,我家的钥匙?」

    我吐了吐舌头:「没有,我是翻墙进来的,我怕耽误你休息又急着想见莹莹。」

    梅姨的头,忽然低了下去。

    我连忙说:「对不起梅姨,我不是故意的。」

    梅姨的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红晕。

    我吞吞吐吐地说:「你不要生气,梅姨,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梅姨的眉头皱了皱,看上去还是有些生气。

    「你不会乱说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你有什么好说的?我告诉你,其实什么

    都没有,刚才那个男人,他是来帮我…帮我……」

    她帮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毕竟脱光了衣服才能帮忙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实在太少。

    可是,她问我:「你明白了吗?」

    我一点都不敢马虎,用力点着头:「我明白,我明白。」?

    梅姨「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小屁孩一个,你明白什么呀?」大概她也发

    现,刚才她要强加给我的理由,实在太勉强了。

    电话响了起来,梅姨脸红了一下,站起来去卧室去接。

    我想:大概是怕我在旁边听到什么吧?在我的感觉里,应该是刚才离去的那

    个男人的电话,梅姨一定也是这么想。

    可是,梅姨小声的「喂」了一声之后,声音立刻欢快起来:「莹莹呀,你现

    在在哪呢?爸爸那里好不好玩。」

    我暗暗叫了一声:「倒霉」我迫不及待地回来,原来以为暑假里面,莹莹可

    以好好陪我玩一个月,结果她到船上找爸爸去了。

    正在心灰意冷时,我听到梅姨说:「陈重回来了,就在客厅坐着,你要不要

    和他说话?」

    我连忙冲进卧室,眼巴巴地望着梅姨手中的话筒。

    梅姨把电话递给我。

    我对着话筒说:「莹莹是我,我是陈重。」

    莹莹说:「你什么时候回去的?能在家里多久?早知道你回来,我不来找爸

    爸了,我想死你了,你呢?有没有想我?」

    我连声说:「我当然想,不然我回来干甚么呀……」

    电话里传来一阵奇怪的电流声「呜……呜……」的什么都不再听到。

    我大声「喂」了几声之后,电话里「嘟嘟」的响起了忙音,我失望的放下电

    话,看来这次回家是一个彻底的失败。

    梅姨劝我说:「船上的电话是这样的,常常会中断,不要着急,说不定过一

    会,她就会打回来了。」

    我点点头。

    梅姨说:「还是年轻好,彼此之间这样互相牵挂,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啊。」

    我说:「梅姨你也很年轻呀,我听莹莹说,你17岁就生了她,现在也只有

    30岁多一点,你这么漂亮,德叔一定也很知道牵挂你。」

    梅姨苦笑了一下,很轻地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终于没有说出口。不知道为

    什么,在那一刻,我仿佛感觉到梅姨心里有种莫名的压抑,那应该是很深很深的

    一种不快乐。

    我想安慰安慰梅姨,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望着梅姨的脸,我忽然发现她怎

    么看也不像30多岁的女人。

    也许美丽可以让人忘记岁月的沧桑,也可以唤醒某种心底深处的柔情。在那

    一刻的感觉里,梅姨不再是莹莹的母亲,而是我的平辈,一个美丽的女人。?

    梅姨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或许我眼睛里真有种让人一眼就能明白的东西。

    她白了我一眼:「怎么这样看我,别忘了我可是莹莹的妈妈,你要叫我阿姨

    的。」

    我摇摇头:「我知道,可是我怎么也不觉得你像个长辈。如果不是因为莹莹,

    可能永远我都不会叫你阿姨的,你最多也就能做我的姐姐。」

    梅姨叹了口气:「你不用骗我高兴,莹莹都这么大了,过不了两年,我就成

    彻底的老太婆了。」

    我笑了起来:「老太婆?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老太婆这么漂亮的,如果老太

    婆都像梅姨这样,我希望自己快点变老,娶个老太婆回家。」

    梅姨问我:「娶个老太婆回家,莹莹那莹莹怎么办?哦,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