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女之色情岳母《执子之手》前传

    作者:极品雅词

    (上)好美有多美

    莹莹家院门关着。

    我想:她大概是在睡午觉吧?夏天的的中午,外面烈日炎炎闷热异常,除了

    睡觉真的没有什么好做来消遣的。

    莹莹是我的女朋友,说是女朋友可是她的年龄只有十六岁.

    认识莹莹的时候,她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那时候,我读中学,她读小学,

    两间学校在同一条马路上,在放学的路上经常都可以遇见她。

    我小时候性格内向,生性顽劣,又不好好读书,经常和人打架,有时候我打

    别人,有时候是被人打。

    有一次,我被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围住,打得满脸都是血,恰好给莹莹看见了,

    她拿自己的手帕给我,让我擦嘴角的血。

    不知当时是什么心态,屈辱?愤怒?还是不要别人同情什么的,我竟然把她

    心爱的手帕丢出了很远,并对她大声吼:「滚!」

    回到家,平复了心情,想起了莹莹离去前,那带着委屈泪眼盈盈的俏模样,

    心中泛起一阵涟漪,我怎么可以对这么漂亮、这么善良的小女孩的善意举动如此

    粗暴?

    从此以后,我越来越多的注意这个美丽善良的小女孩,常常站在她放学的路

    上远远地望着她,她成了我心中一块永远的「痛」,我知道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

    上了她。

    虽然我已经有了所谓的「女朋友」,但是我肯定,莹莹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

    初恋。

    「近乡情怯」心中那团火燃烧的越烈,表面越显得平静. 因为那次无端的凶

    了她一次,所以总觉得对不起她。

    我没有勇气向她表白,只是象天使守护神一样默默的在她背后守护着她,希

    望她能在岁月的流逝中,慢慢地感受到这份爱意。

    二年后的一个秋天,莹莹已经进到了我所在的中学读书,而我穿上了一身绿

    色的军服,就要应征入伍了。

    离开的前一天,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在她放学的路上,众目睽睽之

    下,一下子把她抱进怀里,迅速的亲上了莹莹的嘴唇。

    莹莹慌乱地捶打我的胸口,一张口竟咬破了我的嘴唇。血流了出来,沾满了

    我的嘴唇,莹莹的嘴唇也沾上了点点腥红.

    我松开了她,满脸都是欣慰的笑容,对她说:「我情不自禁,想得到你的初

    吻。」

    没想到,这一惊天之举成就了一桩好姻缘,此后莹莹就成了我的「小」女朋

    友。

    ***    ***    ***    ***

    我还在部队服兵役。

    在部队混了两年,临近快要退伍的时候,部队的管理已经不是那么严格,只

    要和领导关系搞好,很容易就能骗个病假什么的,可以经常回家看看。?

    这次回来就是用两条好烟混来一个月的假期。其实我并不是特别想家,最近

    半年里面我已经回来很多次了。家里人也不再对我象第一次探亲时那样,无微不

    至的照顾和热情。

    我只是想莹莹,在上次回来的时候,我们突破了男女之间最后的防线,她娇

    嫩柔软的身体给我带来的欢悦,让我在回到部队以后无数次失眠。

    回到家之后,我简单的换了衣服,立刻兴致冲冲的来找莹莹了。正是暑假时

    间,莹莹应该有的是时间陪我,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再一次拥有莹莹的身体.

    在莹莹家的院门前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敲门?这个时候打扰别人的

    休息,应该是很不礼貌的。

    虽然莹莹的家人对我很好,可是毕竟我去她们家次数还少,每次见到莹莹的

    妈妈还是会有点不自觉的紧张。

    最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决定翻墙而过. 两年的部队生涯,对我而言翻越这种

    院墙而又不发出一点声音根本是轻而易举的。

    在墙头上,我仔细地观察了两分锺,确定莹莹家里人全部在睡午觉之后,我

    毫无声息地落进院子里。?

    推开堂屋的大门,我松了口气,客厅西面莹莹卧室的门开着,毕竟是小女孩,

    在睡觉的时候,也没有把房门紧锁的习惯,客厅东面她妈妈的卧室门就紧闭着。

    想起马上就可以尽情享受拥莹莹入怀的快乐,我的下面涌起了一股热流。

    这么热的天,莹莹应该是怎么样的睡态呢?白色的三角裤、紧身的小背心、

    雪白修长的腿、柔嫩挺拔的少女乳房……

    我走进去却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美丽景象。卧室里面空着,雪白的床单上,

    并没有我想要的雪白女孩。

    我心里一阵失望,毕竟我和莹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对她的生活我能了解

    的还很少,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立刻想起一些她此刻应该在的地方。

    堂屋的门并没有锁,家里肯定有人在。

    我心中升起一丝希望,会不会莹莹和她妈妈一起午睡?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莹莹的爸爸是个海员,一年里面难得有时间和家人在一起。

    说是一家人,其实家里大多数时间只有妈妈和莹莹。莹莹的卧室里都没装空

    调,在这大热天里,很可能挤到妈妈房间里睡觉了。?

    我走出去,走到莹莹母亲的卧室门前,象大多数家庭习惯一样门上插着钥匙,

    我只要轻轻一拧就可以进去。

    可是我不敢,毕竟我是翻墙进来的,也就是说此刻的我就象个贼一样。我在

    门前犹豫了片刻,打算再翻墙出去,然后按响门铃,正正式式当个客人进来。

    我一直希望莹莹的家人能对我有个好的看法,和莹莹在一起绝对不是我一时

    的冲动,我爱她,真心希望在几年之后,我能成为她家庭的一员.

    在转身出去的一瞬间,门里面似乎传来某种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很奇怪,

    房门的隔音很好,能传出声音来,这在房间里面应该是不小的动静了。

    我侧耳倾听,仍然只能听到一些很模糊的东西像是谁在呻吟。在仔细听了很

    久还是不能听清楚之后,我有些好奇同时也有一种担心。

    那种声音分明是从人喉咙里发出来的,会不会是谁生病了,正在承受某种痛

    苦?

    我鼓起勇气在门上轻轻扣了两下。

    屋子里好像突然静了下来。

    我听到莹莹的母亲问:「谁呀?」

    我应了一声:「是我呀,梅姨,我是陈重。」

    这次没有了回应,传出的是一阵杂乱而不明所以的声音,然后「咕咚」一声

    像有人摔倒在地上。

    我本能的拧动钥匙推门闯了进去。里面的情景让我吃了一惊,我没有想到进

    来之后会看到这样一个场面。

    一时间,我站也不是退也不是,呆呆的愣在了门口。梅姨也就是莹莹的妈妈

    赤裸着雪白的身体尴尬的站在床边,同样被我的突然闯入惊呆了。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只有梅姨妖艳异样的美丽。

    之前我一直以为年轻的少女身体是最美的。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比起我

    经历过的大多数年轻女孩,甚至比起我认为身体最美的莹莹,梅姨也毫不逊色。

    甚至更多了一种风韵——那种一直以来只能从遐想中理解却不能言传的,被

    称为风韵的东西,那是经历了从少女到少妇洗礼之后的美丽。

    如果莹莹的美是蓓蕾;梅姨的美就是盛开. 在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