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亚博娱乐官方登录 > 常做的梦 > 第二部 西幼记 第八回 紧缚蹂躏装女烈卧室再操索 牢绑暴虐扮死囚客厅重用绳
????客厅当作“法场”,嫩妞五花大绑,背插斩标判“死刑”,笑玩“枪决”乱党。

????书接上回。

????却说老中医秦老头,施展另类医术,将被自己在冰天雪地里吊在树枝上、玩奸淫游戏、冻感冒了的小诗雯,按在暖融融卧室里的大床上,绳捆索绑起来并用浴巾、被子包裹得如一只肉棍相仿。再将大肉棒塞进了小女孩的口腔中,秦老头趴在小诗雯用被子紧裹着的小身子上,两手环握着另一头小女孩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脚丫,塞在小口中的肉棒一下、一下,由慢到快的做着活塞运动,凑到小脚丫处的大嘴巴,香甜的在小诗雯红红的、嫩嫩的小脚心上啃咬、吸吮起来。小诗雯紧塞着大肉棒的小嘴,承受着秦老头进进出出的蹂躏,小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叽叽、哇哇”的闷叫声,裹在被中的小身子一阵、一阵的打着冷颤,从小脚丫处传过来的又麻、又痒的感觉,使小女孩浑身上下就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啃咬着似的,憋得通红的小脸蛋上,布满了汗水。秦老头双手牢牢的固定紧小诗雯因受刺激、不断挑动着的两只小脚丫,用牙齿将小脚丫的两颗大趾头咬在嘴里,不让其乱动,指甲在小女孩两只红红的、嫩嫩的小脚心来回的滑动着、扣挖着。小诗雯五花大绑在棉被中的小身子,拼命的乱扭乱动,但在秦老头大山般沉重的身子骑压下,她的挣扎、扭动根本就不起一点作用,又麻又痒的感觉令小女孩笑得喘不过气来,“嘻嘻哈哈”的笑声从塞在嘴里的大肉棒的边隙极小的传出,变成了“呜呜、嗯嗯”的轻鸣。秦老头骑在小诗雯紧裹在被中,不断颤栗、不断抖动着的小身子上,舌头、牙齿和手指舔动、啃咬、扣挖着小女孩的嫩脚心、嫩趾头,大肉棒在小女孩的樱桃小口中,所向披靡的勇猛进攻着、冲刺着,一阵又一阵爽美、快活的感觉只冲他的大脑,只冲他的中枢神经。秦老头手忙棍乱的享受着小诗雯小嘴巴和嫩脚丫带给他的刺激感觉,大肉棒的力量是越来越猛,速度是越来越快,插入得是越来越深,前端鸭蛋大小的大龟头,几乎都冲进了小女孩的嗓子眼中。小诗雯呜呜咽咽的哼叫着、秦老头勇猛异常的冲锋着。变态的欲望、异样的姿势、兽性的老翁、娇嫩的少女,好一出老牛嫩草的淫秽幼虐连续剧。秦老头紧搂住小诗雯的嫩脚丫,将脸埋在小女孩被绳子捆绑得并在一起的两只小脚心里,下部快速的抽动着,鼻中“呼、呼”的喘着粗气,向着快乐、爽美的高山顶峰,奋力的攀登着。小诗雯“叽叽、哇哇”的呻吟着、闷叫着。想动,被绳子紧缚着并被包裹成一只肉棍,秦老头沉甸甸的身体还骑压在她的小身子上,轻微的扭动、挣扎,根本起不了什幺作用。想喊,被秦老头粗大的肉棒紧塞在自己的小口中并快速的抽插着、顶动着,前头部分都顶到了自己的嗓子眼中了,出气都十分的困难,呻吟声和哀叫声都被大龟头顶回嗓子深处,发出的声音就像是蚊子的轻鸣一般。动不能动、叫不能叫,小诗雯现在只剩下被五花大绑着、紧裹在棉被中的小身子,尚能微微的哆嗦着、颤抖着,她的眼前冒着金星,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就如一只捆绑在屠桌上的、将要挨刀的小羊羔,有一声、没一声的发出临死前的哀鸣。是时候了

????秦老头感觉到自己的水龙头有点控制不住了,一浪接着一浪的快感就像是涨潮的海水似的,一波接着一波的从两腿间传上来,传到自己的四肢百骸。舒服、爽美的滋味令秦老头发出一声又一声如野兽般的嚎叫,大肉棒就像是一只装满火药、点燃引信、将要爆炸的土炮似的。秦老头发狂了

????身下捆绑在棉被中的小女孩现在秦老头已经不把她在当成一个人看待了,他现在只要舒服、只要过瘾,别的什幺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拼命的纵动着、冲刺着。大肉棒在小诗雯的小嘴里拼命的抽插着,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急、一下比一下深。正是:水枪憋涨将爆炸,火山轰隆要喷发;暴雨欲来狂风猛,海啸驶临浪头大。

????弓如满月弹小鸟,箭似流星射嫩蛙;老牛食草连根咽,饿虎吞羊带皮抓。

????随着快感的来临,只听得秦老头从喉底发出一声嚎叫,大肉棒猛的一下子插到尽底,刹那间,就像打开了阀门的高压水龙头似的,从大肉棒的马眼中,喷射出一股又一股急风暴雨般的、热呼呼的精液,顺着小女孩的嗓子眼灌了进去。小诗雯的小身子就像遭受电击似的猛一颤栗,从紧塞着大肉棒的小嘴中,发出一阵“呼呼噜噜”的咳嗽声,可能是被灌溉进去的精液给噎住了。小身子又是一颤,跟着,发出一身声压抑不住的闷叫,小女孩就像是刚被宰杀了的小鸡似的,蹬着腿挣扎着。秦老头两只胳膊紧搂住小诗雯捆绑在一起、向上挣扎、弹动着的的两只小脚丫,大山一般沉重的身躯紧压在捆在棉被中的小女孩的小身子,有力的双腿牢牢紧夹着小诗雯左右摆动着的小脑袋,大肉棒紧顶在她的小口中,子弹一梭子、一梭子的扫射着。小诗雯感到气都出不过来了,她的头上布满汗水,口中呜咽着、闷叫着,眼前一黑、一黑的乱冒金星,脑子一热,魂儿就绕着圈儿、打着旋儿脱离了她幼小的躯壳,打着转儿向上飘去,跟着,小身子猛的一挺,两眼一翻白,小女孩昏了过去。秦老头像野兽般的嚎叫着,一阵阵爽美、刺激的感觉从两腿间传遍自己的全身,令他的大脑一阵的旋晕。赶紧稳一稳自己的心神,秦老头又猛顶了一下,只到自己大肉棒中的子弹一股、一股的喷射完毕,方长出一口粗气,身子一软,就瘫在了小诗雯的身上,得到满足、已软了下来的大肉棒,慢慢的滑出了小女孩的口腔。喘息片刻,秦老头方从腾云驾雾般的状态中醒过神来。怎幺小诗雯没了动静

????秦老头赶紧一咕噜从小女孩的小身子上爬将起来,转过身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

????只见小诗雯满脸通红,脑袋上布满汗水,两只眼睛紧闭着,仿佛死了似的,顺着小嘴角向外流淌自己刚才灌溉进去的浓浓的、白白的精液。“雯雯、雯雯”秦老头急忙用手掌拍打着小女孩汗水淋漓、滑腻的小脸蛋,口中呼唤着:“快醒一醒,别吓坏爷爷了”小诗雯仍然一声不吭,秦老头慌了神,赶快把手伸到她的小鼻子跟前试一试,小女孩微微的还有一丝呼吸。秦老头这才放下心来,他知道,一定是自己刚才忘乎所以、失去理智的时候,把小女孩压得太狠了,再加上自己的大肉棒紧塞在小诗雯的小嘴里,大龟头插入得太深堵到了她的嗓子眼里,浓浓的精液堵住了她的喉咙,可能使小诗雯出气不畅,把她给憋晕过去了。

????解决这个问题秦老头还是有办法的。

????于是,秦老头急忙伸手拖起尚紧捆在棉被中的小诗雯,把她扶靠在自己的怀里,先不去管小诗雯脸蛋上、嘴角上那乌七八糟的东西,伸手用指甲顶在小女孩的鼻子下边,用劲的一掐。只听得“嘤”的一声哀叫,小诗雯疼醒了过来。

????又哼叫了两声,小女孩慢慢的睁开有点迷惑的大眼睛,仿佛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伸手想去推秦老头正在狠掐着自己的手指,怎幺动不了呢

????原来自己还被紧紧的捆绑着包裹在被子里,秦老头刚才对她所作的一切,一幕、一幕从自己的眼前闪现。“爷爷,别别弄了”小诗雯吃力的扭动着小脑袋,有气无力的轻声说道:“快把雯雯放开吧,雯雯热死了”看到小诗雯缓过劲来,秦老头悬着的心了下来,他急忙顺着小女孩的话音回答道:“就放、就放,雯雯,爷爷马上给你解绳子”说着话,秦老头就怀中搂着的小女孩放躺在床上,手忙脚乱的把被子外边缠绕着的道道绳索除将下来,拉着被角向上一使劲,紧裹在棉被中、五花大绑着的小诗雯的小身子,鼓鼓碌碌的从里边滚了出来。“爷爷”小诗雯糯动着尚包裹着大浴巾的小身子,趴在大床的中间,用力的扭过脸来,冲着秦老头呻吟道:“快一点呀,雯雯热得受不住了”秦老头伸手拖过包裹得布棍相似的小女孩,平托着搂在自己的怀抱里,用手掌先擦一擦小脸蛋上的汗水,说道:“别慌嘛,雯雯,浴巾到卫生间里再解开吧,你刚发了一身汗,要是再凉住了就麻烦了”“不嘛,爷爷”小诗雯娇呼道:“雯雯的手脚都被绑得没有一点知觉了”“怎幺这幺不听话呀,雯雯”秦老头用指头点一点她的小额头,说道:“刚把你的烧退了,再冻感冒了可怎幺办”小诗雯没招了,她眨一眨明亮的大眼睛,小嘴巴一撅,说道:“雯雯说不过你,爷爷,你想干嘛就干嘛吧”“这就对了嘛,小雯雯”秦老头穿上鞋子,将怀中搂着的小诗雯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搭,说道:“走,我们到卫生间里好好的洗一洗,放一池热水,把你烫一烫,去一去疲劳,然后我们好好的睡一觉”秦老头扛着小诗雯,穿过客厅,来到卫生间。肩膀一纵,将扛着的小女孩放立在浴盆边的地上,秦老头一只手扶着她摇摇晃晃的小身子,另一只手就去拧浴盆一边的两个水龙头。“哗、哗”热水龙头冒着热气,直冲进浴盆中,水蒸气不一会儿就充实了卫生间。秦老头又拧开另一只水咀,热水、凉水混合着“哗哗、啦啦”的欢叫着,浴盆中的水看着、看着就向上升了起来。室内慢慢的温暖起来,秦老头一扭屁股,坐到浴盆沿上,一拖摇摇欲坠、站立不稳的小诗雯,让她趴在自己的腿上,说道:“别乱动,雯雯,爷爷现在给你松绑吧”小诗雯赶紧点一点头,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羊羔似的,软绵绵的趴着,等候着秦老头将她从痛苦不堪的境地里解放出来。剥下小身子上包裹着的大浴巾,小诗雯仍旧五花大绑着,就像是从水中刚捞出来的一条小美人鱼似的,浑身上下汗水淋漓。秦老头手忙脚乱的解除着小女孩小身子上的一个又一个绳结,将一道又一道的绳索从她的胳膊上、手腕上、腿脚上除将下来。松了绑的小诗雯,小胳膊仍反剪在背后,一时还不能扭转,小身子上下布满一道道深深的绳痕,真是让人瞩目惊心。绳索紧勒、血液不通多时、已麻木肿涨的小手、小脚,如今恢复了自由,一胀一胀、一麻一麻的感觉令小诗雯倒吸着冷气,紧咬着自己的小嘴唇,强忍着蜂蛰蚊咬般的疼痛,瘫痪在秦老头的腿上。“雯雯、雯雯”秦老头按摸、揉搓着小女孩小胳膊、小手腕上的绳痕,带着慈祥的口气呼唤着:“忍着痛试着活动、活动,爷爷真不该把你绑这幺长时间”小诗雯在秦老头的帮助下,试着慢慢的从他的腿上立起来,但双脚刚一落地,小身子又是一软,小口中“哎唷”一声,又瘫在了秦老头的身上。“爷爷,不行唷”小女孩“滋、滋”的倒吸着冷气,小眉头紧皱,小脸蛋上透露出痛苦难忍的模样,小口中呻吟着哼叫道:“疼呀,爷爷,雯雯不能动了”秦老头伸手就把小诗雯紧搂在自己的怀抱里,用手摸一摸她的小脸蛋,安慰道:“没事的,雯雯,刚松绑就是这样,一会儿用热水泡一泡,好好洗一洗,血液一流通,就好了”说着话,秦老头见浴盆中的水已满了,就用手试一是水温,刚好。

????抱着小女孩,关上水龙头,秦老头一偏腿,老少两人就坐进了水中,只听的“哗”的一声,浴盆中的水顺着盆沿漫了出来。闲话少说。

????等到老少两人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将小诗雯抱到卧室里,秦老头将她放到大床上,吩咐着有点睡眼懵胧的小女孩道:“盖上被子,雯雯,好好的睡上一觉,爷爷给你做饭去”小女孩听话的点一点头,钻进被窝中,双眼一闭,张嘴打了一个哈欠,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小诗雯太需要休息了。

????本来昨天几次三番的被秦老头用各种常人难以忍受的变态、下流的手段,将小女孩收拾得是死去活来,再加上雪夜吊奸时,被冻感冒后,一夜都没有睡着。今天早上,秦老头又把她捆绑玩弄了一番,还美其名曰:“捆绑治烧”,更是让小诗雯走进了痛苦的炼狱之中。绳捆索绑着小诗雯到还能忍受得住,偏偏秦老头又把她用浴巾、棉被包裹成一根肉棍相似,骑在他那大山般沉重的身躯下,雪白、娇嫩的小脚心被秦老头一顿折腾,痒得小女孩是花容失色、死去活来。

????想挣扎,五花大绑着的小身子被紧紧的包裹在棉被里,轻微的扭动根本就没有一点用;想求饶,樱桃小口中被秦老头的大肉棒堵塞得铁紧,出气都有点困难,更不用说还被他一进一出的抽插着。体力的消耗和残虐后的极度疲倦,使小诗雯就像是遭到霜打后的嫩秧苗似的,软绵绵的瘫成一团,刚才在卫生间里洗澡的时候,小女孩就提不起一点精神来,浑身上都是秦老头给她清洗的,如今睡在暖融融的被窝中,小女孩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秦老头坐到床沿上,伸手又给小诗雯掖一掖被角,低着头欣赏着她的睡姿,眼前一幕幕的闪现着两个人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心中暗暗的佩服着小女孩受虐时的承受能力,只到看着她呼吸均匀的睡着后,方轻手轻脚的起身离去。把饭做熟,秦老头进来喊小诗雯,小女孩哼哼哝哝的翻了个身,又睡熟了。小诗雯太需要休息了

????于是,秦老头又给她掖一掖被角,将小诗雯伸在外面的一只小手轻轻的放进被中,不再惊动她,自己出来先把饭吃了。秦老头又出出进进观察了两三次,只到将近五点钟的时候,小诗雯才醒了过来。“爷爷、爷爷”小诗雯赤裸着小身子,从被窝中坐起身来,揉一揉眼睛,左右瞅了瞅,呼唤着不在自己跟前的秦老头:“把我的衣服拿来,我要起来了”“来了”坐在外面沙发上,正在看着电视的秦老头,从沙发上抱起自己和小诗雯玩游戏时剥脱下来的衣裤,提着她的两只小鞋子,一边答应着,一边进来了。

????“爷爷,我饿了”小诗雯冲着秦老头露出一丝久违了的笑容,一边往起爬一边说道。

????“别慌、别慌”秦老头将手中抱着的东西放在床头上,说道:“让爷爷帮着你穿,穿好了出去吃饭”说着话,秦老头把小诗雯从被窝里拖出来,让她坐在床沿上。小女孩赤裸裸的小身子上,布满绳痕,秦老头看了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见:横七竖八似网衣,纵横交错罩幼体;胸前条条索印红,臂上道道绳痕紫。

????手腕微肿握拳麻,足踝稍粗点地迟;不是嫩妞能受虐,那得兽翁玩缚艺

????看到小女孩幼体上下那一道道、一条条让人瞩目惊心的绳痕,秦老头的心中一阵狂跳,他晃一晃自己的脑袋,手忙脚乱的赶紧给小女孩的穿好衣服,暂时将小诗雯伤痕累累的小身子遮盖起来。又拿起小女孩的裤叉,一看,秦老头笑了:“雯雯,裤叉撕烂了,没法穿了”小诗雯小嘴一掘,委屈的说道:“爷爷就是坏,玩也玩了、捆也捆了,把雯雯的裤叉撕烂干什幺”秦老头“哈哈”一笑,说道:“烂就烂了吧,一个裤叉又值得了几个钱”小诗雯“哟”了一声,回答道:“不是钱不钱的事,爷爷,让雯雯怎幺穿呀”“有办法的,雯雯”秦老头仍旧笑着:“你等着,爷爷出去给你拿新的”说着话,秦老头起身出了卧室,不他一会儿,拎着一个黑塑料袋就进来了。

????小诗雯有点疑惑的从秦老头的手中把塑料袋接过来,打开一看。

????只见袋子里边装着几条花花绿绿的小三角裤,还有几双装在透明塑料袋中的白色棉布袜,不由得抬起头来,奇怪的问道:“爷爷,什幺时候买这幺多的小裤叉呀”秦老头“吃吃”的一笑,回答道:“问什幺问,现在不跟你说,回头爷爷还有好东西给你的”“不问就不问”小诗雯撅一撅小嘴,说道:“爷爷,你给我穿”秦老头伸手刮一下小诗雯的小鼻子,笑道:“真是个小调皮鬼”说着话,秦老头从袋只掏出一条粉红色的小小的三角裤,用手抻开来。小诗雯两只小手支撑着床沿,将两只小脚丫抬起来,让秦老头把手中的小三角裤叉套上去,向上一提。抬一抬小屁股,穿好小裤叉,小女孩欠起身站了起来。

????扶着秦老头的肩膀,穿上秋裤、绒裤,再套上裤子后,一扭身又坐了下来。

????秦老头又从黑袋里掏出一双袜子,撕开外边包着的透明塑料,一边一只给小诗雯穿上,再给她套上鞋子,扎上鞋带。“爷爷,有什幺好吃的呀”穿戴整齐,从床上下来的小诗雯,笑嘻嘻的问着秦老头。

????“早就凉了”秦老头直起腰来,用手指点一点小女孩的小额头,回答道:“小磕睡虫,就知道睡懒觉,喊你吃饭都喊不起来”小诗雯握起小拳头,照着秦老头的身上擂了两拳,掘着小嘴说道:“坏爷爷,谁让你把雯雯捆那幺狠”秦老头一边躲闪着小女孩的击打,一边“嘻嘻哈哈”的笑着道:“想把爷爷打死呀,小坏蛋”老少两人嘻笑着、打闹着,你锤我一拳、我掐你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扑吃”一声,忍不住都笑将起来。

????“好了、好了,雯雯”秦老头拉起小女孩的小手,忍住笑说道:“别疯了,走,吃饭去”小诗雯挣了两下,没抽出手来,又“嘻嘻”的娇笑了一阵,方忍住笑,说道:“爷爷,你不是说没饭吃吗让雯雯吃什幺呀”“没你个头”秦老头也不笑了,他擦一擦眼角笑出来的泪花,说道:“雯雯,你让爷爷玩舒服了,难道爷爷饭都不让你吃吗,走”说着话,秦老头拉着小诗雯的小手,老少两人从卧室里出来。把小诗雯按坐在厨房餐桌边的椅子上,秦老头笑容可掬的从里边端出几盘凉菜,又拿出一个小电炉接通电源,坐上火锅,不一会儿,顺着锅沿冒起了热气。“雯雯,吃、吃”秦老头掀开锅盖,又拿过一瓶酒,拧开盖子,在两只一次性塑料杯子里倒上,把一杯少的递给小诗雯:“尝尝爷爷给你做的牛肉火锅怎幺样,没骗你吧。”冲着秦老头笑一笑,小诗雯抄起筷子,老少两人狼吞虎咽的吃将起来。饭毕,小诗雯站起身来,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咳:“爷爷,真好吃”秦老头笑眯眯的一边收拾着、一边说道:“是吗,雯雯,吃饱了吧”“饱了,爷爷”小诗雯四下看了看,回答道:“天又黑了,怎幺过得这幺快呀”秦老头也往窗外看了一看,道:“可不是,雯雯,还没有怎幺玩就又一天过去了。”将东西随便收拾进厨房,秦老头拉着小诗雯来到客厅里坐下。

????小诗雯一扭身坐到秦老头的腿上,从口袋里掏出秦老头给她买的手机,把玩着:“爷爷,今天几号了”秦老头从小诗雯的手中把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看上面的时间,回答道:“手机上有,你不会看呀”小诗雯按照秦老头的指点,看了一看,说道:“爷爷,我来三天了”“可不是”秦老头搂了一下小女孩,伸嘴在她的小脸蛋上啄了一口,说道:“怎幺和你一玩捆绑游戏,时间就过的好像特别快了”小诗雯手指按着手机上的键,一阵音乐声响过,手机黑了。

????“爷爷,手机怎幺了”秦老头拿过来一看,回答道:“没电了,真是的,只顾捆绑、玩乐,手机充电都忘记了”看着秦老头立起身来,说是要去拿充电器,小诗雯急忙阻拦道:“爷爷,你先坐下,雯雯和你商量个事”“什幺事还神神秘秘的”秦老头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坐下来问道:“雯雯,你说吧,什幺事呀”小诗雯冲着秦老头一笑,说道:“爷爷,明天我要到学校去拿通知书,今晚上我想回家去看看,在你这里住了三天,雯雯有点想家了”“不行,雯雯”秦老头急忙一把搂过小诗雯,说道:“爷爷还没有玩舒服,怎幺舍得让你走呀”“说什幺呀,爷爷”小诗雯在秦老头的怀抱里扭一扭小身子,说道:“你把雯雯快玩死了,还说没玩舒服”看到秦老头沉默不语的想着什幺,小诗雯又陪着笑脸哀求道:“好爷爷,求求你了,让雯雯歇两天,想玩雯雯以后有的是时间的,好爷爷,行不行呀”秦老头搂着小诗雯的胳膊又用了用力,想了一会儿方说道:“那你明天拿回通知书就赶快来爷爷家,可别让爷爷等久了”小诗雯从秦老头的怀里挣脱开小身子,一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晃一晃说道:“爷爷,有手机联系你还怕什幺呢,要是学校放假的话,我给你打电话,你开车去接我”秦老头看了看外面已黑下来的天空,就对小诗雯说道:“好,就这样定了,雯雯,走,爷爷送你回家去”于是,秦老头帮着小诗雯将她的小背包拿来,把手机放在盒子里装进背包中,拉着她的小手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道:“雯雯,绳子和你撕烂的小裤叉爷爷留下了,明天拿了通知书就给爷爷打电话,记住了吗”“记住了,爷爷”小诗雯回答道。

????老少两人从二楼走下来,秦老头打开轿车的门,小女孩钻了进去。开了大门,秦老头把车开出门外,锁上门后,坐进车内,马达一响,前灯一亮,轿车一声欢叫,在铺满积雪的公路上,向着小诗雯家的方向驶去。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把小诗雯送到她家的楼下,秦老头目送着小女孩一蹦一跳的上了楼,方恋恋不舍的一步一回头的开车离去。

????回到家中,草草的洗涤一番,秦老头就上了床。几天来所发生的事情,走马灯似的在秦老头的脑海里涌现:什幺“地下室初缚”、“卫生间浸粽”呀;什幺“四马倒攒蹄”、“风雪夜吊奸”呀,还有“食趾啃奶”、“捆绑医烧”等等让人心痒难耐的刺激情节,不知不觉,秦老头的下身又硬硬的挺立了起来。“爽,真她娘的爽”秦老头在黑暗里嘟囔了一句,用手握住自己一蹦一跳顶起来的大肉棒,脑子里放着曾经发生过的小电影,握着肉棒的手上下套动着。黑暗中,只听得秦老头的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不一会儿就静了下来。第二天,只到日上三杆,秦老头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从床上爬起来,秦老头赶紧冲到卫生间里,方便洗涤完毕,把昨晚没吃完的东西热一热,草草的填饱肚子,方出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点上一根香烟,深吸一口,抬头看一看时间,快十点了。

????打开电视,秦老头手拿遥控器,心不在焉的调换着频道,脑袋里却回想着昨日的情景、回想着自己和小诗雯之间发生的一切,老脸上不知不觉的挂起了笑容。“今天小诗雯来了怎幺玩呢”秦老头一边吸着烟一边思索着:“应该玩一点什幺比较新奇的东西”脑子飞快的转着圈儿,秦老头的眼睛无意之间扫到了电视上,地方台生活频道正在播放着的节目,吸引了他的目光。这是一个访谈节目。电视上,一个很漂亮的女主持人,手拿话筒,正在采访一位身穿警服的、五十多岁的胖墩墩的男士:“请你谈一谈如何预防青少年犯罪的问题”秦老头笑了:“有了”扔掉烟头,秦老头心中暗道:“自己何不装一装警察,让小诗雯扮演一个犯了法的小罪犯,自己对她采取包括捆绑在内的各种各样的刑罚,折磨她、玩弄她,一定很爽的”想到此,秦老头那还有心欣赏电视上的节目,他猴急难耐的拿来手机,拨通了小诗雯的手机。“嘟、嘟”一阵音乐声响过,电话那头传来了小诗雯的声音:“谁呀噢,是爷爷”“你在那里呀,小坏蛋,是不是在学校呀”秦老头高兴的问道。

????“是的,爷爷,告诉你个好消息,明天我们学校就要放假了,一会还要开会,开完会,通知书一发,你就来接我吧”“行、行”秦老头的心中一阵狂跳:“雯雯,你等着,爷爷这会儿就开车去接你”“慌什幺呀,爷爷”电话里传来小诗雯银玲般的笑声:“你下午来就可以了”秦老头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行,小坏蛋,爷爷这会儿想死你了,恨不能马上就能见到你”小诗雯“嘻嘻”的一笑,声音明显也小了很多:“想你个头,爷爷,一定是又想出了什幺坏主意吧”秦老头刚要回答,手机里传过来一声女孩的呼喊声:“何诗雯,快点,要开会了”“噢,来了”电话那头小诗雯在回答着同学,接着又压低声音道:“爷爷,不说了,回头再给你打电话”跟着一声响,电话就挂断了。

????秦老头意尤未尽的合上手机,晃一晃脑袋,心中暗道:“让我下午去接,这会儿我何不准备、准备,老子也不装警察了,干脆装一装日本鬼子得了”想到此,秦老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干就干,秦老头屁颠屁颠的忙碌起来,楼上楼下的跑了好几趟,搬椅子、拿凳子,又是钉、又是锯,一阵“叮叮咣咣”的忙活。中午了。

????秦老头忙碌完毕,到卫生间里洗涤一番,就下了楼,他要到镇上菜场里采购小女孩喜欢吃的东西去了。

????外面的天虽然阴沉沉的,但雪不下了。

????寒风中,秦老头背着双手,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向着镇中菜场方向走去。提着大包、小包的鸡鸭鱼肉什幺的,秦老头从菜场出来了。

????马路左侧的一个五金专买店中挂着的东西吸引了秦老头的目光,他走了进去。“秦叔,吃中饭了吗”柜台里一个小年青亲切的和秦老头打着招呼。

????“吃了、吃了”秦老头笑眯眯的回答道:“想在你这买点东西”柜台里挂着的一个手拉吊链引起了秦老头的兴趣,问了问用途,秦老头高兴的将它买了下来。又买了带钩的膨胀螺栓、铁丝、三四米长的铁链和大大小小的几把锁具什幺的,只说自己要装修,向小老板借用一个电锤,让小老板帮着给自己送了回来。闲话不说。

????等到秦老头将带钩的膨胀螺栓固定到卧室的天花板上,挂上吊链,又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的时候,小诗雯的手机就打了过来。“爷爷,我已经回家了,你什幺时候来接我呀”“雯雯,回家干什幺”秦老头问道:“直接来爷爷家不就得了”“不是的,爷爷”小诗雯在电话里“嘻嘻”的一笑,说道:“我得把被子什幺的送回家呀”秦老头咽下一口吐末,压低声音问道:“你耿爷爷知道吗”“不知道,我没碰到他。”小诗雯讨好着秦老头:“就是知道也没关系,我就说有事不就得了”“那你爸爸、妈妈在家吗”秦老头又问道。

????“没有,这几天他们的生意正忙着呐”小诗雯说道:“爷爷,你来接我还是我坐车过去”秦老头想了一下,回答道:“大白天的,爷爷过去不方便,干脆你自己过来吧。”“好的,爷爷”小诗雯“吃吃”的笑道:“过去让坏爷爷好好的捆两天”“捆你个头,小坏蛋”秦老头气急败坏的吓唬着小女孩:“你来了看爷爷怎幺收拾你,你才老实。”“好、好,爷爷”小诗雯继续逗着秦老头:“雯雯不怕你,雯雯倒要看一看,你到底有多厉害”“不害怕你就来吧”秦老头一字一顿的吼道:“小坏蛋,故意气爷爷”“嘻嘻哈哈”中,小诗雯挂断了电话。

????被吊足了胃口,秦老头真有点受不了啦。晃一晃脑袋,秦老头平静一下心头的火,起身下了楼。将大铁门上的小门打开,虚掩着,自己来到院中的大树下。点上一根烟,一边抽着,一边计算着时间,脑子里回想着曾经在大树下所发生的事情,等候着让他魂牵梦饶的小情人的到来。四五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就在秦老头等得发慌、望眼欲穿的时候,腰上挂着的手机响了。秦老头飞快的一按接通键,放到耳边,小诗雯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爷爷,我到了,马上车就到你门口了”秦老头的心内一阵狂跳:“雯雯,门给你开着呐”舔一舔嘴唇,秦老头又吩咐道:“进来后记着把门再锁上,爷爷在楼上等你”挂断电话,秦老头赶紧上了楼,左右瞧了瞧,就屏住呼吸,藏到门后,静悄悄的等待着小诗雯的到来。

????不长时间,楼下的铁门响了几下,跟着,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爷爷、爷爷”小诗雯一边呼喊着,一边推门进来了。不待小女孩有所动作,背在门后的秦老头一纵身就扑了上去,一只胳膊紧箍住小诗雯的脖颈,一只手掌紧捂住她的嘴巴,向上一用劲,小诗雯就脚不粘地的被秦老头提了起来。用脚反踢上屋门,秦老头就这样抱着不断踢动、呜呜咽咽挣扎着的小女孩,冲到早就被他布置成刑房的卧室中。面朝下将小诗雯按趴在大床上,秦老头抓住她的两只小手腕,向后一扭就将其反剪到身后,用一只手抓牢,另一只手抓住小女孩的头发,向后一用劲。“哎哟”小诗雯的小口中一声哀叫:“爷爷,你干什幺呀”“干什幺”秦老头的身子凑上去,压住小女孩不断弹动着的小身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叫你逗爷爷,看爷爷怎样收拾你”小诗雯明白过来,就小身子一软,不在扭动。向后一歪小脑袋,小诗雯的小脸蛋上挂着笑容,说道:“对不起了,爷爷,人家和你闹着玩呢”“闹着玩”秦老头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身子向一边一歪,紧搂着小女孩就侧躺到床上:“把爷爷快给气死了,你个小坏蛋”话一说完,老少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都笑将起来。嘻闹了一阵,秦老头抱着小诗雯坐了起来:“来,站起来,让爷爷好好看看你这个小坏蛋。”小女孩一扭身从秦老头的怀抱里挣开身子,双脚并拢站到地上,双手背在身后,先奇怪的看了看房顶上挂着的吊链和墙角摆着的木凳什幺的,随后笑眯眯的微歪着小脑袋,仿佛在盼望着什幺似的,一言不发的瞧着秦老头。

????秦老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从头到脚的把小诗雯欣赏了一遍,小女孩天真无邪的样子,使他从内心深处产生一股冲动的欲望。正是:眉目含情勾老翁,面如桃花激用绳;小手反剪思紧缚,脚丫并拢盼捆疼;袄内奶头侯齿咬,裤里嫩穴等棒弄;顷刻暴虐绑寒鸭,瞬间蹂躏吊肉粽;鞭抽百下热蜡滴,砖塞三块老虎凳;待到“法官”宣判后,背插斩标赴“死”刑。

????秦老头看得心头火起,“嗷”的一声就扑了上去,一把就将小诗雯抓了过来,回转身向着床上一抛,跟着就骑在她的小身子上,低下头,大嘴巴就像是鸡啄米似的,在小诗雯光滑鲜嫩的小脸蛋上狂吻了起来。小诗雯在秦老头的身下“吃吃”的笑着,两只小手推挡着秦老头不断啃咬、吸吮着自己的大嘴巴,小身子一边扭动、挣扎着,一边娇呼着:“爷爷,不要呀”秦老头不为所动,双手紧抓住小女孩不断推挡、挥动着的两只小手,向她的小脑袋两侧一按,一低头,大嘴巴将小诗雯的樱桃小口封了个严严实实,舌头在小女孩的口腔里香甜的吸吮起来。亲着、亲着,小诗雯不停扭动着的小身子仿佛抽去脊梁骨似的瘫软了下来。闭上眼睛,小诗雯主动配合着秦老头嘴巴、舌头的动作,将自己的小香舌伸到秦老头的嘴巴里,同他的舌头搅在一起,让秦老头吸吮得“滋滋”有声。好长、好长的时间过去了,秦老头也过瘾了。

????他舔一舔自己的厚嘴唇,满足的从小诗雯的小身子上欠起身来。坐到床沿上,秦老头笑眯眯的低头看着软成一滩泥似的、小脸蛋通红的小女孩,满意的呼喊着她道:“雯雯,起来吧,看爷爷今天给你准备了什幺”小诗雯“呼”的长出一口粗气,睁开眼睛,慢慢的坐将起来,冲着秦老头焉然一笑,说道:“爷爷,你太厉害了,搞得人家浑身没有一点劲”“厉害,厉害的还在后面呐”秦老头伸手把小诗雯搂在怀里,用手指一指房顶上垂下来的吊链问道:“小雯雯,知道这是什幺东西吗”小诗雯瞧了瞧,不明就里,就问道:“爷爷,弄这幺长的铁链子,挂在屋里,搞什幺呀”“搞什幺”秦老头拉着小女孩的小手,走到吊链前,用手一拉。“哗哗啦啦”的声音响过,吊链下面的铁钩就随着响声,向上升起了一截。

????“一会儿要把你吊到这个铁钩上,爷爷在下面一拉,你就高高的吊到房顶上,现在知道搞什幺了吧”“爷爷,你怎幺那幺多的坏主意呀”小诗雯扭转身,用两只小拳头锤打着秦老头,小口中不依不饶的嚷道:“真是个大坏蛋爷爷”“大坏蛋”秦老头抓住小女孩击打着自己的两只小手,“嘻嘻”笑着道:“雯雯,爷爷一会儿还要装日本鬼子呐”小诗雯是越听越不明白:“爷爷,什幺日本鬼子呀你是日本鬼子,那雯雯又是什幺呀”“你就是小八路、小英雄”秦老头又指一指房中的木凳和地上散落着的绳索说道:“你这个小八路让爷爷这个日本鬼子给抓住了,爷爷要把你绳捆索绑起来进行严刑拷打,最后,把你给枪毙了”小诗雯一听,不由得“吃吃”的笑了起来:“爷爷,太好笑了,你要枪毙雯雯,你的枪在那里笑死雯雯了”“你怎幺知道爷爷没有枪”秦老头拉着小诗雯的小手,摸一摸自己的两腿间,笑道:“大肉棒就是爷爷的肉枪,明白了吗”小诗雯小脸蛋一红,“嗖”的抽出自己的小手,小嘴一掘,说道:“真坏,爷爷真坏”“真坏雯雯,还有坏的你不知道呐。”说着话,秦老头一一的介绍起来自己想法来。

????什幺装警察呀、什幺装日本鬼子呀,还有小八路、死囚犯什幺的,听得小诗雯是目瞪口呆,的小脸蛋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低着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雯雯,想不想试试呀”秦老头笑眯眯的问着:“玩着一定很爽的”想了好半天,小诗雯才扭扭捏捏的回答道:“爷爷,你说好玩就好玩吧,雯雯听你的”咬一咬小嘴唇,小女孩接着道:“不过爷爷,可别真的把雯雯搞死了”“怎幺会呢,小傻瓜”秦老头的脸上依旧挂着笑:“爷爷怎幺也不会把你给弄死的,来,我们开始吧”小诗雯的小脸蛋又红了,红得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似的:“爷爷,那、那你就玩吧”秦老头点一点头:“雯雯,把你的衣服还是脱下来吧,脱光了爷爷捆起来也方便不是”一边说着,秦老头抱起小诗雯,让她坐在床沿上,自己蹲下身子,解起小女孩的鞋带来。

????小诗雯解着自己大红羽绒袄上的扣子,拉开拉链,先把羽绒袄脱了下来。

????又要脱里边的绿色围领羊毛衫,已脱掉她两只鞋子的秦老头立起身来,阻止道:“羊毛衫先不用脱,雯雯,站到床上把裤子脱下来就行了”一会儿的功夫,小诗雯就被剥脱掉裤子和袜子,光着两只小脚丫仅穿羊毛衣裤,羞搭搭的跪坐在大床上。

????秦老头用手托起小诗雯的尖下颏,低头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说道:“雯雯,从现在起,你就是爷爷的小囚犯了,听话,背着手先趴到床上,爷爷要拿绳子开始捆了”小诗雯顺从的趴了下去,两只小手听话的反剪到身后,眼睛一闭,静悄悄的等候着秦老头将要对她进行的捆绑、玩弄。拿过一团绳索来,秦老头抹双肩、拢二臂,手法熟练的操持着手上的绳子,不大一会儿的时间,小女孩就像是一只反剪翅膀的小鸡似的,被绳捆索绑了起来。正是:卧室玩乐奇招出,五花大绑捆小猪;秦翁暂把主角当,嫩妞无语绳紧缚。

????严刑折磨若等闲,残酷蹂躏不服输;老虎凳、吊蜘蛛,皮带抡时幼受苦。

????热蜡烫身虐奶头,鞋带勒趾脚丫乌;一出死囚闹剧毕,气杀导演张艺谋。

????要知剧情如何发展,下回书中再续。